成都商報記者 鎖千程 攝影記者 王紅強
  “迷上賭球後,我從最初對足球的單純熱愛,發展為對足球的麻木,關註的也只是冰冷的比分。”
  他的變化

  球迷
  28歲的王輝,從小學就開始看足球,可謂是鐵桿球迷。運氣加上自己對足球的研究,他還曾10多次全部猜中足彩的9場比賽結果。
  賭球
  認為贏錢快,他開始網上賭球,有次輸了八九萬,但贏了10多萬時卻取不出錢,他只好繼續下註,最後分文不剩。急於翻本的他,連對陣雙方都不瞭解,只管有比賽就下註。
  “球”犯
  見越輸越多,身為物流公司成都辦事處負責人的他,竟監守自盜,多次將倉庫中的糖果低價賣出,涉案金額130餘萬元。而他賭球共輸了100多萬。
  世界杯足球賽激戰正酣,可對於28歲的鐵桿球迷王輝(化名)來說,他卻無法坐在電視機前收看比賽直播了。因為迷戀上賭球,他在短短1年時間里,輸了上百萬元。而身為一家物流公司成都辦事處的負責人,王輝利用職務之便,將倉庫中的7683件糖果低價變賣獲取賭資,涉案金額130餘萬元。
  6月10日,涉嫌職務侵占罪的王輝被新都警方刑事拘留。昨日,成都商報記者前往看守所,還原他的賭球人生。
  攢心得

  曾10多次猜中足彩

  一次就中9000多元
  “我今後再也不會看足球了!”昨日上午,成都商報記者在看守所內見到了王輝。28歲的他,從小學就開始看足球。而在看守所中,即使電視上播放著世界杯比賽集錦,他也選擇無視。“要不是賭球,我肯定不會淪落到如今這步田地!”捂著臉,王輝懊惱地說道。
  去年6月之前,購買足球彩票成為他的生活習慣,曾有10多次全部猜中9場比賽結果,最多一次獲得9000多元獎金。
  “足彩周末才開獎,時間間隔長,而且全部猜中也比較難!”對預測足球比賽頗有心得的王輝,從去年6月開始參與網上賭球,“每天都有比賽賭,而且賭就賭一場比賽,贏錢也比較快!”王輝說。
  迷賭球

  有次輸了八九萬

  贏了錢卻取不出來
  “贏得最多的一場,我贏了10多萬,是哪個打哪個就記不清了!”“輸得最多的一次,我輸了八九萬!”聊起曾經的賭球經歷,王輝撓了撓頭,努力地回憶著,但記憶的閘門似乎被關閉了,就連6月7日最後一次賭球的對陣雙方他都不記得了。
  “我不咋個看賠率,就去看一下球隊戰績就下註!”才接觸網絡賭球的王輝,還是把精力集中在了他比較熟悉的歐洲五大聯賽上。因為越輸越多,急於翻本的他,到後來甚至到了有比賽就下註的地步。即使對陣雙方他都不瞭解,比賽沒有電視直播,他也會下註賭個運氣。
  比賽時,王輝還是習慣把電腦打開,在網上看比分直播。“困了就睡覺,醒了就刷一下比分!”王輝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他已經從最初對足球的單純熱愛,發展為對足球的麻木,關註的也只是冰冷的比分。
  “前前後後,總共輸了100多萬!”王輝稱,他最初下註的那家網站,客人下註贏過三四萬元,是能夠拿到錢的,但一場贏過十來萬,這筆錢就無法取出來,只停留於賬面上。“網絡賭球本來就是非法的,我想要錢也找不到人要!”在那家賭博公司賭球時,王輝賬戶上的錢最多時有30萬元左右。由於錢無法取出來,他就只好繼續下註,最後分文不剩。“對我來說,那些錢最後就只是一個數字而已!”王輝說道。
  對網絡賭球已經有所認識的王輝,依然沒有停下自己賭球的腳步,他換了一家網站繼續賭球。
  打主意

  偽造提貨單

  私自變賣倉庫7683件糖果
  王輝說,起初,他就是拿生活費來賭球,一場下註幾百元。見越輸越多,他就打起了倉庫中貨物的主意。到後來,一場下註幾萬甚至十來萬也成了平常事。
  今年6月10日,新都公安分局臨江派出所接到轄區內一家物流公司報案,稱倉庫內的7683件知名品牌糖果被盜,涉案金額130餘萬元。
  接到報案後,臨江派出所聯合新都公安分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展開調查。該物流公司西南分公司經理告訴民警,之前,公司要從成都的倉庫中調一批貨到重慶,但成都辦事處負責人王輝卻遲遲沒有發貨。“這個批次的糖被我拿去賣了!”被反覆催促後,王輝迫於壓力只好坦白。
  新都警方調查得知,從去年6月至案發前3天,王輝利用職務之便,10多次將倉庫中的糖果低價賣給批發商。“周一到周五庫管要上班,王輝就偽造一張提貨單,然後安排人到倉庫中搬貨!”辦案民警李國軍說,提貨單沒有蓋章,庫管考慮到王輝是這裡的“老大”,從來沒有人提出異議。若是周末,庫管會休息,有鑰匙的王輝可以直接打開倉庫門。
  出廠價為166元/件的糖果,起初王輝以110元/件的價格賣給批發商。然而,隨著他的出貨量持續增加,批發商也藉機壓價,後來很長一段時間每件糖果只能賣到95元。王輝賣一次糖果,平均能得到五六萬元。
  心太急
 
  借的錢買房結婚

  “想快點掙到錢還了”
  王輝為什麼會參與賭球呢?
  王輝說,2010年,他進入這家物流公司工作,是倉庫管理員。後來,他調往成都,出任成都辦事處負責人,算是進入公司中層,但每月拿到手上的工資只有3500元左右。“經濟壓力非常大!”結婚才半年的王輝說,談婚論嫁時,丈母娘就提出結婚要買新房,10多萬元的首付款令王輝一家犯了難。若他買不起房,婚可能都結不成了。
  “媽媽四處借錢才給我湊足了這筆錢!”王輝稱,所以他特別想快點掙到錢,一來還清欠款,二來讓媽媽過上好日子。
  不過,賭球輸了上百萬的王輝,至今還沒有還清欠款,而他賭球的事情也瞞著家人。“之前,我一個月花五六百塊錢買足彩,老婆都有意見,還和我吵架,賭球哪敢告訴她。”王輝說道。
  面對面

  “若不是進了看守所,這屆世界杯我肯定會下註賭球”

  最看好巴西隊 西班牙沒出線?冷門啊!
  在接受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時,王輝不時會埋下頭,陷入沉思。王輝坦承,若不是進了看守所,這屆世界杯足球賽他也會下註賭球,最看好的是巴西隊,對於西班牙小組賽兩連敗提前出局,他直言意外。
  成都商報:如果沒有進看守所,這屆世界杯是否會下註賭球?
  王輝:肯定會。不過,今後不會了,再也不會賭球了,連足球都不想看了!
  成都商報:最看好哪支球隊?
  王輝:巴西、阿根廷和西班牙,巴西奪冠的可能性最大。
  成都商報:西班牙連續輸給荷蘭和智利,已提前一輪無緣小組出線。
  王輝:(表情有點吃驚)很意外,冷門啊!(頓了幾秒)智利這種南美球隊,打得好的時候還是有爆冷的實力。巴薩今年成績下滑明顯,說明西班牙足球在走下坡路,只是沒想到小組都沒有出線,但整體實力還是強於荷蘭、智利。
  編後

  給正在“賭”世界杯的你
  在巴西的綠茵場上,參加世界杯的隊伍正踢得大汗淋漓,我們透過電視屏幕和激昂的解說,體會到場上贏球的興奮和丟球的失落。而在場下,盯著這些球員們的腳底板,心情起伏的球迷或“偽球迷”中,不少人看的不是踢球,而是比分。
  正如有的網友所說,伴隨著賭球日益滲入,現在看球已經不是單純的看球了,有些人寄希望於借世界杯大賺一筆,參與到非法賭球中。這些參與非法賭球的人,往往更像是賭徒而非球迷。
  通過王輝的故事,我們想告訴那些正在賭球或者想賭球的人們,網絡賭球其實和吸毒一樣,都會上癮的,是精神上的毒品,一旦沾上,很難拒絕。在網絡上都是虛擬的數字,不像賭桌上的真金白銀,所以玩網絡賭球,很難控制,往往越輸越多。
  贏的人,想贏更多。但最可怕的是,輸了的人想著回本,第一場輸100元,第二場下註200元,第二場再輸,第三場下註400元……很多人一旦陷進去,很可能再也回不了頭。
  但全世界的博彩公司都是財大氣粗的大莊,他們有著最優秀的足球數據分析團隊,也有專業的精算師幫他們計算賠率。荷蘭隊在首輪5:1大勝西班牙隊後,全世界球迷都認為荷蘭隊有實力贏同組弱旅澳大利亞隊兩球以上。但為什麼博彩公司開出讓1.5球的盤口呢,如果全世界都押對了,那博彩公司豈不是要破產?
  根據博彩公司設置的盤口,荷蘭隊需要在比賽中贏2球以上,在博彩中才算贏球。最終比賽結果為荷蘭3比2獲勝,但根據盤口卻是澳大利亞贏球。
  其實,莊家的心態都一樣:不怕你贏,就怕你不賭。
(原標題:他沒猜中比分 賭球輸了百萬 也沒猜中結局 盜賣貨物被拘)
創作者介紹

李卓庭

hu27humdo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