■趙志坤惦念著古樹。 本報首席記者 李青 攝■千年槐樹靜靜地矗立著。
  6月18日,拆遷過後的於底村廢墟一片連著一片,趙志坤家孤零零的房子及院內矗立的千年古槐,幾乎成了千年古鎮於底村的最後一道風景。而就在這一刻,樹下站立的趙志坤陡增一份凄涼,再怎麼捨不得,房子也要拆了;再怎麼捨不得,也要與這棵千年古槐樹遠離。而今努力能做的是,院子拆遷絕不能傷到這棵長在心頭上的古槐樹。
  □本報首席記者 謝鑫名
  矗立千年之久的槐樹
  昨日10時,於底村,這裡正在進行“舊村改造”工程。遠遠望去,只見有一處院落在廢墟中。院子上空伸出來的一頂樹冠尤其惹眼,枝葉繁茂、鬱郁蔥蔥,像綠色的巨型雨傘,將院子遮蓋得嚴嚴實實。“沒錯,那就是趙志坤家,那就是千年古槐樹。”村民說,這棵樹是千年於底的一個顯著標誌。
  院子里,斑駁的陽光透過密實的樹體,輕盈、歡快地灑落在地面上,有一束陽光反射到掛在樹幹的牌子上:河北省城鎮古樹名木標誌牌。上邊介紹,這棵樹屬豆科槐樹,樹齡為1001年,保護等級是特級,管護單位或個人為趙志坤,監管單位為新華區園林局。標誌牌由河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、石家莊市人民政府監製。
  1001年的樹是什麼樣?胸徑近2米,3個人才能合抱,像一堵堅實的牆。園林部門測量的數據顯示,古槐地圍4.7米,高近9米。多年前,趙家門外的衚衕曾塌了一個坑,露出了老槐樹的根,最粗的直徑達到60釐米。而那個坑距離樹幹有八九米遠。
  不過,歷經千年洗禮,老槐樹已老態龍鐘。它曾被雷劈斷了一根主枝杈,樹幹也出現了中空,前段時間園林部門進行了填充。尤其是主幹,像百歲老人褶皺的臉,樹皮老而粗糙,摸上去就有一種滄桑感。主幹部分有的樹皮脫落,園林部門已植上新皮。加固新皮的釘子露在外邊,古槐樹更像是經歷戰爭的老戰士。
  站在古樹下邊,仰起頭望,頓然產生一種強烈的敬畏感。趙家的兒媳婦王梅齡說,她第一次見這老樹之後,就不敢一個人在院子里獃了。
  拆遷傷到古槐咋辦
  此時,院落冷清,因為隨時面臨拆遷,家人都搬到他處,只有趙志坤一人安靜地站在樹下。他猛吸幾口煙,隨即一陣嘆息。
  53歲的趙志坤兄弟姐妹共8人,他排行老五。兄弟姐妹陸續搬出了這個院子,只剩他一家守護這棵古樹。人生的喜怒哀樂都在樹下,53年,趙志坤對這棵樹有極深的感情。本來他可以早早地拆遷走人,卻因為這棵樹他是一拖再拖,總想著再守護它一陣子,再守護一陣子。他之所以唉聲嘆氣更是因為這棵樹,“拆遷得用機械,機械不長眼,萬一傷到古樹咋辦?”
  2013年12月,石市園林局經過謹慎的考察和研究,出具了一份對這棵古槐樹的保護管理情況報告,其中提到依據《石家莊市古樹名木保護管理辦法》對該樹的進一步保護方案:一是要求於底村城中村改造項目規劃應對古樹進行避讓,不得移植。二是城中村改造項目竣工後,以古樹為依托建設居住區公園綠地,併在古樹周圍設置高標準圍欄。三是繼續加強日常管理,保護古樹正常生長。
  提起這份文件,趙志坤很滿意,至少未來這棵樹能繼續生存下去,不過他也有擔心,“這個文件的內容沒有提到拆遷過程該如何保護。”
  “它太老了,禁不住傷啊,我整天悶悶不樂的,就是因為這個啊!”說完,趙志坤又摸了摸古樹,眼窩子轉動著淚水。除了這個,趙志坤還說,這棵樹將來還是他家的,許多養護還要細心做,再加上之前的養護,“開發商方面應該支付相應的補償費吧,有了補償我才能更好地照顧老槐樹啊!”
  四十代人的心靈寄托
  對這棵老槐樹用心的可不止趙志坤一人,它風霜雪雨中矗立了千年之久,算起來,陪伴了趙家祖祖輩輩至少40代人。
  關於這棵老槐樹,有一個傳了不知多少輩的傳說:趙家祖上有個六七歲的小女孩,從野外挖來一棵小槐樹苗,栽到院子里,沒人刻意看管,卻歷經千年風雨而不倒,至今仍綠蔭匝地。
  它就像幾十代趙家人生生不息一樣,在趙家人的院子里,見證著趙家人的興衰與成敗,聆聽著趙家人的笑聲與哭泣。王梅齡說,她與愛人談對象那會兒,整天聽他講他家有棵千年古槐,通人性,神奇得很。後來嫁到趙家,她親眼見到有許多外人來觀賞老槐樹,有的老人還在樹下許願。在她眼中,這棵老槐樹給他們家增添了不少人氣。
  趙志坤還清晰地記得,他小的時候,每逢放學,伙伴們都趕來他家。有的徑直去爬樹,樹太粗上不去,摔了跟頭;有的從緊挨的房子跳到樹上,再從樹上跳到房子上,其樂無窮。而趙志坤的父輩喜歡在古樹下乘涼、喝茶、下象棋,樹下的綠蔭是家人休憩、靜心的好地方。
  在趙志坤爺爺那一輩,樹上曾有過喜鵲窩,有的孩子淘氣,掏了小喜鵲,“因為這個氣壞了我爺爺。”古樹主幹上釘著一個鐵環,趙志坤說,是拴牲口用的,代表著他的家族在清代十分富有。
  趙志坤說,這棵樹就是趙家人的心靈寄托。也是因為這個,這些年趙志坤沒少為老槐樹付出。樹老了,一年不如一年,趙志坤著了急,四處“取經”,跑到西三莊、鹿泉,“拜訪”了十餘棵古樹,琢磨出救治的辦法。自家這棵古槐樹枝葉茂盛,西側的枝杈過重,將樹幹拽出了一道縫隙,長此下去,樹幹很可能會從中間劈開。於是趙志坤將西側枝杈鋸斷,減輕了樹幹的承重。他每年還會酌情修剪枝葉,給槐樹噴藥殺蟲,還安裝了避雷針。在樹下他花費好幾天工夫,挖出了一口地下旱井,時常往裡面灌水,“讓老槐樹多喝水,它才能永遠活下去。”
  就是這樣一棵樹,牽著趙家人的心,從古走到今。如今它面對拆遷,有可能會被損壞,趙志坤咋能不急?
  古樹將得到妥善保護
  據瞭解,目前河北省古樹名木信息管理系統已將省內城鎮規劃區、風景名勝區以及歷史文化名鎮名村內的古樹名木141458株登記入庫,其中千年以上古樹84株。截至去年11月,石家莊市共有古樹名木885株,於底村這棵古槐樹樹齡1001年,是市區內僅存的兩株樹齡超過千年的古槐樹之一。
  昨日下午,新華區園林局相關負責人說,針對這棵老槐樹,前幾天石市園林局專門下發了一份拆遷過程中的保護意見。這位負責人介紹,隨後他聯繫上於底村及拆遷方,告知對方相關的註意事項。他說,這棵古槐樹生長在院子內,它的三面幾乎都挨著院牆,所以拆牆時絕不能動用機械,而是要進行人工拆除。拆除過程中還要用鐵絲網將古槐樹圍住,以免發生意外傷及樹體。拆完牆之後將平整附近地面,設置半徑三四米的圍擋,圍擋必須嚴實避免孩子鑽入。此外,拆房子和院牆之前,相關方必須通知他們,園林部分工作人員將到現場進行技術指導,而且還要對拆遷過程進行錄像,以留取影像資料作為見證。
  這位負責人還表示,因為這棵樹十分珍貴,必須保證拆遷不能傷到它。而對於這棵樹未來的保養,這位負責人說,如果樹的主人有要求,園林部門將定期做相應的養護,比如噴藥、植皮等等。
  針對相應的補償事宜,昨日於底村有村幹部表示,他們將積極與開發商進行溝通、協商,爭取讓趙志坤一家得到合適的相應補償。  (原標題:房子要拆 千萬別傷院里千年古槐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u27humdoa 的頭像
hu27humdoa

李卓庭

hu27humdo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